韩健:领导训练心态出问题 3大症结困大马羽球

韩健:领导训练心态出问题 3大症结困大马羽球

现今的大马羽球运动可用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来形容,除了李宗伟、古健杰与陈文宏之后,仿佛人才的挖掘已经放缓。

曾经担任马来西亚国家队教练的前中国名将韩健认为,这是羽总组织的涣散、教练结构的缺陷以及各人的心态造成现状。

韩健现时为实达羽球学院总教练,他在该学院为无缘代表州及参加学联比赛青少年而办的分龄赛后,接受《中国报》专访。

韩健从这样的比赛探讨出大马队目前的窘况,更坦言不希望实达的羽球赛会越办越好,因为希望的更多,得到的却更少。

他指出,大马打羽球的人很多,从比例上来看甚至高过中国,但是能挖掘出来的人才却少:“大马家长也很用心栽培孩子打羽球,可能会是个很会打比赛的孩子,但是要成为顶级球员却不行,因为他们的地基打得并不稳。”

首先韩健认为大马羽总存在一种偏差:“大马羽总是属于大马的羽总,而不是国家队的羽总!”

羽总有偏差

他认为,目前大马羽总有80至90巴仙的资源都用在国家队身上,却鲜少用在栽培各州球员或者教练身上:“但是不要忘记,各州属的教练和球员都是隶属与大马羽总。”

韩健补充大马羽总的偏差主要有两种:“第一是钱的问题,他们都花在国家队的身上,最后分配个各州的却不足够。其二是没有统一的教练系统。在指导、学习新技术方面也没能做到,导致地方教练提供的材料往往不是国家队最想要的。”

韩健认为大马羽坛的发展目前是打游击、人海战术:“我们总希望会有下一个李宗伟突然蹦出,但这完全依靠他们的天才,如果一个有系统的组织和教练团队,人才会是一批一批的涌现。”

有锅有厨师没材枓

无米之炊难为

至于第二点,韩健也认为大马教练的也存在问题,让大马对人才的挖掘也有困难:“正如杨阳在日前所说大马有锅、有厨师,但没有材料,但厨师一环却有缺陷。”

韩健补充:“这一缺陷就是大马羽总把最好的资源、教练都放在国家队,然而没照料基层,导致最好的厨师因为底下工作的没提供好材料,也一样煮不出好菜。”

韩健也说:“就像现在的教练与训练委员会,谈的都是国家队的事情,但是你作为羽总的委员会,你应该照顾的是全国的教练和训练,而不只是国家队的教练和训练,而且也鲜少在州比赛出现、指导和考察,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可笑吗?”

地方教练却又为何没能提供好材料给国家队呢?韩健认为地方教练应该要做的就是打地基,训练球员的基本功:“但是现在的地方教练为了眼前利益,希望马上出成绩,而走快捷方式,短期内效果很好,但是球员基本功不扎实,也不符合国家队需要的人才标准。这样的揠苗助长家长开心因为比赛有成绩,但是却毁了球员的 未来。”

基层不健全

韩健补充说这是个严重的问题:“有时国家队需要的球员并不一定是冠军,主要是看潜质发挥如何。因此国家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指示,指导地方教练他们需要怎样的材料,当你成功培养这幺一块材料,就应该有奖励。”

“很多时候各州的比赛限制也很多,比如这个比赛不让参加、那个比赛人数受限,就算有时给你培养个国家队需要、条件又好的球员,国家队拿走了,却一声谢谢也没有,地方教练也会感到灰心。”

韩健也认为,如今好的教练都被招进国家队的现象也不健康:“能不能把70巴仙好的教练留在国家队,然后其余的安插在各州?这个更重要,甚至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教练的问题。”

“有时,原本有潜质的千里马,却碰不上伯乐,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他的天分,也让国家失去了一个人才。”

健全制度活水源

韩健认为如果私人机构能更积极参与,资金也将更丰富,这对羽球发展更有利:“但是他们却排斥了这样的合作。这样的制度极度不健康。”

韩健补充:“如果要公平,应该效仿美国或者中国乒乓,在比赛前有个选拔赛,甭管你是世界冠军还是什幺,如果你输了就出征无望。”

韩健所觉得另一个比喻是学联和全国青年赛。“其实这两个比赛性质相同、年龄阶层相同,如果联合搞的话,相信可以搞得更大、更能够成功,但是就从不放在一起,而且还时常撞期,就像在搞对抗。羽总根本不需要另一组来和他们抗衡,也不可能和他合作,这样的制度抹杀了其它人的努力,非常不健康。”

最后,韩健却认为:“要改变,先要改变观念!其实大马人都做得到,只要大家都希望发展好,观念改变一些,大马的发展会更好。就像最近的吉隆坡和槟城,也开始了赛前选拔赛和集训,这是他们在学联比赛能有好成绩的原因,相信这样的情况将慢慢改善。”

机制存缺陷

另外,韩健也分享了世界大概的体育模式:“一种类似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的中央集权,国家的力量强大,掌控了各地的训练培养;另一种则是欧美式的,由俱乐部培养,然后再交由国家队运用。在英格兰,球会负责提供专业的人才培养运动员,当你国家需要的时候,就能派上用场;印尼的羽球联赛和球会则为国家提供人 才。”

但是在大马,除了国家队是全职训练,州队和教练都没有全职的:“我们没有职业联赛、国家也不管底下的干得如何。马来西亚是以业余级别支持国家队,中间少了一节,结构出现缺陷。”

教练受忽视

韩健说要球队有好成绩,教练同样重要:“在中国,国家队教练的等级是看球员的成绩;而地方教练则是取决于你输送了多少人才进国家队,因此而分级。”

韩健续说:“在中国,如有大型赛事,通常会带上地方教练,一以示奖励,感谢他们为国家栽培人才;二让他们学习现今最新技术和知识。而大马出征通常带上的是官员,但这些官员却和栽培球员没扯上关系。

“另外在中国当教练培养一名球员到国家队,国家队需要给奖金,而球员在首4年比赛的奖金也将收归省队,这样公平的政策,让地方教练更有心为国家队服务。”但在这里“高层不惜才,就算地方教练栽培人才,一声谢谢也欠奉,让教练心灰意冷。”

另一制度缺陷则是大马对运动员的保护机制不强:“一名球员有成绩是好,但如果他努力了很多年却失败了呢?有没有后备计划?比如保送大学、提供职场训练等?没有,所以球员一旦失败了就一无所有,没人管,这对运动发展不利,家长以后看了那幺多失败者,也会恐慌,害怕把孩子送上羽球场。”

私心作祟祸害大

其三,韩健也认为心态问题也影响了大马运动,不只是羽球的发展和前进速度。

韩健认为,现在每个人都只着重眼前的利益,从地方教练为了比赛成绩而急功近利;到高层同样的心态,影响了羽球运动的发展:“某些协会主席可能认为这三五年成绩很好,就能得到大众的目光;而培养州队教练,效果可能需要10年才见到,解释可能都已经不是主席了,要这来干嘛?我就不当种树的那个,我需要 的是打水、乘凉。”

系统化保证不断层

“而地方教练则认为,我只要在现在有成绩就行了,以后若毁在你们手上也不关我事,因为反正我也得不到什幺奖励或赞赏,也不会有责备或惩罚。”

韩健认为:“我们应该有一个系统化的政策,无论谁是主席,政策照跑,这样一个系统才能保证人才的输送不会断层。”

另一个心态问题是大马羽总不能海纳百川,他打了两个比喻:“从世锦赛的出战资格看,陈斌生和颜德财也是大马人,为什幺他们就不能出战?这不是损伤了私人界对推动运动的积极性?其二,国家队训练的人怎幺没有别人打的好?是不是应该检讨?国家队拥有一流的资源、教练,为什幺却会输给人家?你说陈/颜参 加比赛多,国家队也能派队参加比赛争取排名啊,你怎幺不参加?到最后却以‘需要’这理由将别人剔除,这就是容不下别的人才。他们都是大马人,不是只有国家队才有权利出战。”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 微信 更多